【原创】【短文】

admin 2019-10-09 20:09

  “你真的要走?”李瑜微微将手抬起,抓住旁边撇头不看自己的刘潇,长长的睫毛扑闪着挽回了眼角摇摇欲坠的泪水。

  “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。” 李瑜忙将头转开,用手偷偷的擦掉滑落在脸颊的泪,再转头便撞入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,一个自己霸占了一年多的怀抱。

  一句话将李瑜内心所有的坚强击溃,她刚擦掉的泪水又再一次顺着脸颊滑落,尽管自己拼命的咬紧下嘴唇也没能阻止本该有的呜咽。

  “我………”李瑜还想说点什么,就被突兀冲过来的身影惊住,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,刘潇就被一把粗鲁的拉开,腮帮子上重重的挨了一拳。

  “他是第一个我用心对待的人,我多想和他好好的,都怪我,都是怪我,我不该不听他的话,不该半夜外出,不该喝酒,不该抽烟,不该逃课打架,不该那么任性,都是怪我…啊…”李瑜越说越激动,整个人瘫坐在地上,泣不成声,单薄的身子随着抽泣声上下颤抖,再也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。

  庞大的会议室里,李之焕将手中的蓝色文件扔到文蔺面前,转身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窗外络绎不绝的车辆,点上一支烟,缓缓的吞吐着烟雾。

  文蔺双目直直的盯着他的背影,像似要将他看穿一般,他从未想过,他与他竟会以这样的方式敌对交涉。

  文蔺先是一愣,后来便没再说话,将文件轻轻摊开,把内容一条又一条的看一遍,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他父母的笑脸,这是他们花了一辈子心血打下来的江山,如今却毁在了他的手里。

  为了完成父母的遗愿,刚过礼的他提前接手父母的公司,又将自己的发小兄弟抛弃,好不容易熬过了权位争夺让公司恢复正轨,一回头却栽在发小手里,落到公司倒闭的下场。

  “你…之前费尽心思…也是为了这一天吗?”文蔺突然想到什么,停下手上的动作,心里莫名涌上的紧张情绪让他不敢抬眼。

  “这么多年…真是辛苦你了…”文蔺苦涩的扯着嘴角,亏自己还在为抛弃他的事无法原谅自己,到头来,被利用被抛弃的原来自始自终都只有他文蔺一个人而已。

  委屈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这样也好,自私一点想,也算解脱了,不用再背负着什么遗愿、负罪感去生活,以后东山再起,也都是为自己一个人活。

  四目相对,李之焕眼里的冰冷早已褪去,眼眸里恢复以往的温柔,已经好久没看到这般柔情的李之焕了,文蔺竟有些看呆了。

  “我还在。”李之焕抬手温柔地的抚摸着文蔺的头发,对他的迟疑毫不介意,然而所有的付出都该有个结果。

  这么久一个人孤勇奋战,没有鼓励没有陪伴也走过来了,可如今再一次被呵护,才知道原来心里还是很容易被装的满满的,所有感情一股脑的涌上来,文蔺突然想说很多话,却又觉得没有一句话合他意,最后只有干巴巴的三个字


最新评论
report
关于首页

Power by DedeCms


上饶教研论坛_纵横搜索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38465849
返回顶部